平博电竞盘口

老无所依_天涯杂谈_论坛_天涯社区

2020-01-30 05:41

经常看韩国电影,尤其喜欢他们对于社会问题的电影。想不明白为什么我们出不了这样一部反映现实问题的电影。

我写了一个剧本,当然,我不是专业的,只是做为一个单亲父亲,这个社会有太多让我们痛心忧心的事,我希望我女儿能健康快乐成长,愿所有的黑暗都远离她。

基于疑罪从无的原则,三年前因强奸罪入狱的方伟民,在律师们的奔走努力下,终于出狱。

出狱后的方伟民只想和女儿秀敏安稳的过日子。但是在父女二人感情慢慢加深的同时,秀敏在学校受到欺凌。秀敏的同学甚至把她带到酒店让人欺辱。最后秀敏自杀。秀敏自杀后,她的同学因为不够十四岁免于刑责。而欺辱秀敏的人因为有权势,将事件改为嫖宿。

方伟民觉得,法律面前不该分什么大人小孩,只有好人坏人。如果法律有了偏颇疏漏,那就只能自己寻求公平正义。

韦主任:我看到你的剧本了,里面有一些很不好的描写,太过于灰暗了,会造成一些不好的社会影响。所以呢,今天找你来,就是希望你能适当的做一些修改,让这部作品能阳光一点,正面一点。

韦主任:比如,你不能把我们的政府官员党员同志写成反面形象嘛。我们的党员同志都是政治觉悟高一心为群众的,怎么可能做损害人民利益的事。你这样写就是在给我们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付出的同志脸上抹黑。

韦主任:你这个同志,思想觉悟不够啊。就算真有极个别这样的情况,你也可以把它写得正面一点,让犯错的人在最后幡然醒悟,让受害的人也能胸襟宽阔,接受犯错人的歉意。这样的结局不是很美满吗。为什么一定要把人写死呢。

赵慕阳:为什么想做好人的人有那么多劫难,而坏人只需要放下屠刀就可以立地成佛?不应该是这样的。不是每个坏人到最后都能幡然醒悟,我们也不该让受害人忘掉伤痛,去接受坏人不知道真假的歉意。我觉得让大家知道善恶到头终有报更有震慑力。

韦主任:你这个同志,让我怎么说你呢?你这心里太阴暗了,没有宽广的胸襟,怎么能写出好的作品。

赵慕阳:我倒觉得是你们没有气量胸襟。艺术不该是百花齐放的吗,把创作放进你们设定的条条框框里,能出来真正的好作品吗。

韦主任:那么多的剧作家,那么多的题材,每年那么多的优秀影视剧,怎么不是百花齐放。你心里阴暗,不能把社会也写得那么阴暗。艺术,还是要导人向善的嘛。找一个阳光一点的题材,写着写着你人也能变得更阳光。

——赵慕阳站在艺术中心大门口,门口挂着大大的牌子写着光明市电影电视艺术中心。此时天色灰暗,快有一场暴风雨了。

——赵慕阳很愁闷,在小酒馆喝着酒。小酒馆的电视里正直播方伟民释放的新闻。

方伟民:赔偿?我被关了三年,这三年我没有了自由,连带我的家人都没有了尊严。你告诉我,钱 能买来三年的时间吗?钱能买来我失去的自由和我家人失去的尊严吗?如果要用金钱来衡量我的三年光阴,就算是一千万,一亿,也买不到。

——房间里摆设简陋陈旧。秀敏正和柳慧在吃饭。看到电视里方伟民这样说,柳慧眼角泛泪,关掉了电视。

记者:当年办这件案的好像是现在的市警务厅副厅长高志国。你觉得你能等得到他的道歉吗?

大妈乙:我孙女说是什么证据不足,没有办法,只能给放了啊。现在的人啊,狡猾的很。

——方伟民看着两人急匆匆的走过,想叫住她们,又忍住了。又等了许久,方秀敏放学回家,走到巷口,远远看到方伟民,就站在那里。

方伟民:秀敏?这丫头,过来啊 。看到我你也不叫我呢,还站那么远干嘛。过来过来。

——方伟民在屋里转了转,房间里摆设陈旧,在杂物间,还堆着一大堆纸皮饮料瓶。推开卧室的门,走进卧室,倒在床上就睡着了。

警察甲:你都已经无罪释放了,没什么事就不要再往警察局跑,高局长也没有空见你。

警察乙:谁说你没有罪,你能证明你没有罪吗。你就算出去了,也只是疑罪从无出去的。疑罪懂吗?只要没有抓到真正的凶手,你的嫌疑就还是最大。

方伟民:证明我有罪没罪不应该是你们的责任吗。你们是警察,应该去想怎样证明我的清白,而不是想着怎样落实我有罪。

高志国:我倒是不怕他,像他这样的,捏都捏死他。只是有个别的记者让人不省心。

高志国:我倒是在想,要不要借这个机会就退了。呆在这个位置上一天,就感觉一天是坐在雷上面的。不安生。毕竟我们心里都装了太多事。

方伟民:一中好像是全市第一的重点中学,全市的尖子生都在里面了,平时的竞争是不是很大啊 。

秀敏:一中除了有尖子生,还有很多是成绩很差靠着家庭背景进来的。所以没有什么很大的竞争。

刘慧:秀敏一年的学费就要好几万,还有一家子平常的开销,靠我那点工资够吗?

柳慧:三年前,我们好像就有点问题了,吵吵闹闹的,但是我觉得,只要两个人心都在这个家上,日子还是可以过下去的。所以,哪怕你这三年不在家,哪怕我们受了那么多白眼,过得再辛苦,我都忍了。可你还是那么自以为是,为了你自己所谓的尊严所谓的面子,不要赔偿。你知不知道以后的日子会过得很难。

柳慧:我过的太累了,你不为女儿不为我想,那我为自己想。我今天下午上班的时候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,如果你坚持不要赔偿,那我们就离婚。

柳慧:你觉得存在于我们之间的问题就只有赔偿这一样吗。你离不离我都决定了。

方伟民:离婚,你让秀敏怎么办。我不回来,她没有爸,我一回来,她就得没有家。

柳慧:好,我走。明天我们就去把手续办了吧,房子还有家里那点积蓄,我全不要,留给你和秀敏。

——方伟民在街边慢跑,惬意的呼吸着早晨的空气。然后跑到一处公园,坐在椅子上休息。

——一个小女孩玩弄着皮球,皮球滚到方伟民脚边。小女孩跌跌撞撞的跑向方伟民。方伟民捡起皮球,眼看小女孩要摔倒,忙将她抱起。小女孩也许受到惊吓哭起来。小女孩的奶奶跑过来,一把从方伟民怀中抢过小女孩。

老奶奶:你做什么,把我孙女吓哭了。乖乖,不哭了啊 ,我们不理坏人。以后你长大了,看到坏人就得离得远远的。{抱着小女孩离开}

方伟民:我叫方伟民,坐过三年牢,昨天才无罪释放。你是不是也要说我是坏人?

老人家:谁说坐过牢的就一定是坏人呢。我看过很多人,看人,一定要看他的眼睛,是好人坏人,眼睛里是藏不住的。

老人家:我活了八十岁了,我自问从来没有做过昧良心的事,可是还是会有人说我的不是。我如果也那么计较的话,我想我活不到现在的。所以啊,道理很简单,别人说你是什么样的人不重要,你自己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才重要。

老板娘:这个,你说要是那些客人知道是个••••••是你做的菜,他们还会来吃吗?

老板娘:哎,其实我也不是那个意思,我们就是个小店面,希望你也理解一下。要不你去前面那家劳务中介看看,他们那活多,应该有那种不挑人的活。

工作人员:方先生,你先把这份表格填一下,特别是工作简历写越清楚越好,这样便于更多的用人企业选择你。

工作人员:哦,其实,这个写上去也没有关系的{自己帮方安民添上去}。好的,方先生,有消息我们会通知你的,。

江岚抓住她头发扇她脸:不给我弄到钱,我叫人弄死你。妈的,我拿这破手机和伟伟他们出去玩都丢脸死了。

——许芳看他们离开,才过来帮方秀敏整理头发。拂开头发看到秀敏脸上红红的老大一块。

方秀敏:我不想回去。我爸在家,我都不知道和他说什么。你们就陪我去唱一会吧,我就想去吼几句发泄一下。

——秀敏在KTV一只拉着两个同学和她唱得很疯。期间她的手机在书包里响了几次,都没有听到。

一杰:喂,哦你好方叔叔,秀敏和我们在KTV唱歌,她不想回家,要不你来接她吧。就在东一路那家,B08房,好的。

——方伟民开着一辆破旧的小货车在路上,穿着一件背心,露出后背和手臂大片纹身。

——方伟民把车停在学校外,在车内等着秀敏放学,破旧的小货车在学校门口一溜豪车里很扎眼。

——秀敏和一杰走出学校。秀敏一只手拉着一杰书包,一边有说有笑。方伟民下车走过去。

秀敏:说了你又不相信,总之你就不要来学校了,你看你这纹身,都把我同学吓到了。

方伟民:有纹身怎么了,有纹身不一定就是坏人,那些身上干干净净的不见得心里有多干净呢.

江岚:你耳朵聋了是不是啊?哎,这是你爸吧?叫什么来着,我记得在电视上看到过的 。

秀敏:家里有个有权势的爸,在学校里都是趾高气昂的。不过我不是怕她,只是不喜欢她。

方伟民:不是就好,我告诉你。我们不惹事,但是一定不要怕事。如果有人欺负你,你一定要还回去。

方伟民:我带你看看那间小餐馆,等开张后,午饭晚饭你都到小餐馆,我做给你吃。

方伟民:趁这几天,看能不能招一个吧。等下我给你做几个菜,看看我的手艺退步没有。

方伟民:那是,你爸的手艺那也不差啊。你看这间餐馆以前的生意一直都很好,我觉得只要我用心做,我们父女两以后的生活会很好的。

方伟民:秀敏,你是不是在浴室睡着了,你快点啊,我这一身臭烘烘的还等着洗呢。

——方伟民急忙跑出去,很快又回来,敲门,从门缝里递了一包卫生巾进去。秀敏在里面折腾了半天才悄悄低着头出来,马上就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方伟民:那我就只说一句吧。这世界有许多我们看不见的黑暗,许多无法预知的危险,你是个大女孩了,要懂得爱惜自己,要学会保护自己。

——小酒馆外面竖起暂停营业招聘服务员的牌子,方伟民在忙着把餐馆招牌改成了 为民快餐。电视上新闻播放着高志国引咎辞职的新闻。

赵妍:方先生,你看今天的新闻了吗?高志国因为你这起案子道歉,并引咎辞职,你当初所期望的达成了。我能就这件事给你做个访问吗?

方伟民:谢谢你们能一直关注这件事,我想他会道歉辞职,应该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受到到你们新闻舆论的压力。不过既然我所想要的结果达到了,这件事就算结束了,我希望以后能过平静的生活,就请你们以后不要再来了,好吧,谢谢了。

赵妍:方先生,你就给我一个小时,我们聊聊,可以吗,我保证以后再不来打扰你了。

肖芳:没有,不过我可以学的,工钱方面我没有什么要求,你可以看我做事来定工钱的。

方伟民:如果我要你了,工钱方面肯定也不会刻薄你的,这点你可以放心。再说我们这里的事很简单,只要能吃苦,就行。

肖芳:其实我也是才出狱不久,很难找到工作。你放心让我在这里做我当然愿意。

方伟民;那最好了,我这里还怕别人不来呢。那你有没有地方住,什么时候可以来上班,我就要营业了 。

方伟民:有一间阁楼,是以前的老板住的地方,你要是没有地方,可以给你住,就是小了一点。

赵老师:{画外音}我是秀敏的班主任,是这样,你如果有空的话,我想请你到学校来,谈谈秀敏在学习上的一些情况。

——方伟民来到办公室,秀敏站在赵老师办公桌前。办公室里 还有别的老师和同学。

赵老师: 你好,我是方秀敏的班主任,我姓赵。你请坐。这次让你到学校来呢,主要是因为孩子近来的学习成绩下滑的很厉害。

方伟民:这个真是要劳烦老师多用心。我这,刚回家,对孩子的学习督促的比较少。

赵老师:其实秀敏这孩子还是挺聪明的,主要是我们发现她有早恋的迹象,上课老走神开小差。这是我在上课时收缴她画的画。

赵老师:学校对于早恋是明令禁止的。秀敏的成绩一直是优等,现在已经滑到中等了,不要再等到变差生,就要劝退了。

方伟民:孩子青春期对异性有好感,也不能就说是早恋。至于她的学习成绩,我会监督她。

方伟民:你今年还没14吧,不是小孩子?我跟你说,喜欢一个人没什么,但是你不能耽误学习。而且我跟你讲,你真的分得清怎样才是喜欢一个人吗。

秀敏:就是想着能快点下课见到他,放学能和他一起边走边聊,呃,有时候上课也会走神想到他。

方伟民:我还是那句话。女孩子青春期懵懵懂懂的,你喜欢你同学,那他一定要是一个值得你喜欢的人,也许是他学习好,也许是他性格好。你喜欢他,就更加要以他为榜样,努力让你自己也变得更优秀.。要不然有一天他考上好的大学走了,留下你在我小餐馆洗盘子啊。

秀敏:我还在担心你在学校和老师说的那些不是你真心话。这样看来,你到挺开明的。

方伟民:喜欢一个人,没有错啊 。但是这份喜欢,一定要是纯洁的,能引导你积极向上的。你往后的人生道路还很长,你还会遇到很多人,你还会有更多的选择。我这样说你明白 吗?

秀敏:那我妈和你离婚了,你是不是也应该给自己找一个。你也还不老啊,也许还能遇到你喜欢的。你这做爸的开明,我这做女儿的也不古板保守。

方伟民:就我这样?再说了,以后就得天天呆在小餐馆了,去哪里找得到合适的?

秀敏:我有一个办法,你餐馆不是要招人吗?你就只招女的,过一段时间觉得不好,就换掉再招。

方伟民:真是不好意思,把你给忘在这里了,饿了吧,要不这样,跟我去我家将就着吃点吧。

——肖芳吃面的时候,方伟民和秀敏在沙发看电视。吃完了肖芳自己要去厨房洗碗,秀敏带她进去,肖芳挽起袖子,露出手腕的纹身,看见秀敏,又把袖子放下。

秀敏:没有关系啊 ,我爸还浑身都是纹身呢,他说的,身上干干净净的不见得心里就干净。

方伟民:你今晚就在我家这沙发上睡吧,明天帮你整理一下那小阁楼,再搬进去住。

秀敏:爸,谢谢你今晚和我聊这么多。晚安。对了,你动作很神速嘛,那个肖芳阿姨,我看不错。

——小餐馆里食客开始多起来,方伟民在后厨忙碌着,肖芳负责上菜和收钱。学校放假的秀敏也在帮忙。

同学甲:秀敏,你爸可太帅了,我跟你讲,你不知道现在我们学校有多少同学羡慕你。

同学乙:不是啦。你看,要是我们的家长被老师叫到学校来,那我们少不了是要挨一顿臭骂的。你爸倒好,居然连一句都没有骂你,而且还处处维护你。早恋呢,这么大的事,你爸可真开明,太帅了。

江岚:你是书读的少。疑罪从无,疑罪你懂吗?只要一天抓不到罪犯,你爸就是有嫌疑的。

江岚:长脾气了是吧,还敢还手了,真以为你那满身纹身的强奸犯老爸能吓到谁啊?

——晚上小酒馆食客越来越少了,厨房大钟显示时间九点过了,方伟民走出厨房,看到外面就只有雷大富一个人了。方伟民拿出手机给秀敏打电话。

方伟民:你今天怎么一天都没有过来吃饭。嗯 ,那你早点睡吧,我等一下就收档回去了。好。

方伟民:打电话听你声音有气无力的,你是不是生病了,你把门打开我看看。秀敏。

秀敏:我就是想早点睡了。我这么大个人,生病了还不知道吗。你别瞎担心了,快回去睡吧。

方伟民:同学吵架把人打成这样?你早点睡,明天我和你一起去学校找你们老师去。

赵老师:你看,这同学之间打打闹闹,可能一时没有掌握好轻重也是有的。你过来,给秀敏道个歉 。

方伟民:我看看秀敏打伤你什么地方了,你再看看秀敏的脸,你们是同学,你一个女孩子怎么能随便打人怎么能下手这么重。

赵老师:方家长,说严重了啊。江岚同学在学校那也是品学兼优的,怎么会随便动手打人呢。就算真的是两个孩子打架,真的是江岚动手把秀敏打了,我想那会不会也是秀敏先惹事。要不学校这么多学生,怎么没有听说江岚打过谁呢?

方伟民:我女儿被打成这样,到头来还是她惹的事了。别的我不敢说,就我女儿的性子,我了解,不是惹事的人。你有没有问过别的同学,有没有了解过当时的情况。

赵老师:你可能以前了解她,但是,你这不是刚出,刚回来嘛。你们的家庭情况比较特殊,家庭教育可能就会缺乏一点。孩子现在在叛逆期,比如早恋,哦,这个你是知道的,再比如打架惹事可能你就不知道了。江岚同学就不一样了,爸爸妈妈都在教育厅工作,家庭教育是很好的。

赵老师:父母是孩子的榜样,言传身教是很重要的。像方先生你这样犯过错的人,一些不好的习性习惯都会给孩子起到不好的影响。

方伟民:我已经是无罪释放了的。我没有犯过错也没有什么不好的习性。你做为老师,应该教孩子们分辨是非。而不是势利眼,不分黑白。

方伟民:在你眼里富贵家庭的孩子就好,我们这种家庭的孩子就 不好,不是势利是什么。

方伟民:你为人师表,看人也这么肤浅的吗。我纹身怎么了,有些人带着眼镜斯文外表,可能一肚子坏水。

赵老师:你你你,指桑骂槐的,简直不可理喻。我不跟一个刚出狱的强奸犯争论。

——小酒馆的客人就还只剩下雷大富一个,秀敏收拾好书本回家,肖芳把她送出去。方伟民和雷大富在聊天。

雷大富:我也是一个女儿,在老家,刚上幼儿园。调皮着呢,老人在家带,也带不好。

雷大富: 你说这女人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?像你女儿都这么大了。一家在在一起,以后的日子不是越过越好吗?干嘛还离。

雷大富:我跟她一起也有十来年了。以前也喜欢唠叨我,随她呗。都怪自己没有什么本事。后来就离谱了,老是在我面前说谁谁谁买房了,谁谁谁买车了,谁谁谁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。那人家过人家的日子,我们过我们的日子啊。我没有那么大本事,我就只是个工地的小工。我凭 我自己的一双手养活一家人,我比谁差吗?

雷大富:女儿打电话来,就说要跟妈妈讲话,我告诉她妈妈在做事没有空。她就说要我 过年的时候和妈妈一起回去,带她去公园玩。她还那么小,在她的心里,除了爷爷奶奶,就爸爸妈妈最亲了,可是,她不知道,她妈妈不要她了。我都不知道,等她长大了是会恨她爸爸没有本事还是会恨她妈妈狠心?

——高志国坐在停在学校大门口的车内,一到下课的时间,高伟先冲了出来,上了车。

高伟:你别瞎说,你看着就好了,嗯,对了,就那个,我手指的那个,对就是那个。

高伟:我知道自从大伯娘去世,你身边有不少女人,可那些一个个都图你的钱图你的权,而且一个个徐娘半老。哪有这学校里的好,单纯,干净。最重要的是年轻,都十几岁,充满活力。

高伟: 你刚才不是问我那个女孩她爸是谁吗?她爸就是害得你要引咎辞职的方伟民。

高志国:人走茶凉。茶凉没有不知道,不过小心一点总是好的••••••要不,你先给你徐伯伯安排吧。记得,那个女孩子给我留着。

高伟:我请你去啊 ,怎么会要你花钱。再说了,我这不是有办法收拾方秀敏了嘛,而且还可以赚很多钱。

高伟:你怕什么 ,我大伯都同意了。我之前也有跟你讲过,他有一个很要好的同学现在还在检察厅。我大伯的意思让我先给他安排。

高伟:我在学校外面认识有社会上的哥们,以前他们就找过我,说有些大老板愿意出大钱,只要我们给安排人,到时候就可以赚很多钱,想买什么就买什么。你不是一直想换新手机嘛,到时我第一时间给你换最新款的。

高伟:叫你平时多看书你不听。大概意思就是只要你不杀人放火,就啥事都没有,法律都管不了我们。所以啊你别瞎担心,走吧。

——许芳只得跟她们走,上了停在学校门口的一辆车。秀敏在后面远远地看到,叫了一声,许芳没有听到。

——高伟江岚许芳三个人在KTV里唱歌,过不多久进来几个社会人士,为首是一个挺着个大啤酒肚的矮胖男人。高伟过去和他说了几句,他看了看许芳,点了点头,走过来坐在许芳旁边,想把手搭在许芳肩上,许芳侧身让开,一把把许芳拉过来搂在怀里。

魏金洲:我告诉你,乖乖的听话,要不明天你们学校还有你家里人就都看到你的照片。

——魏金洲手下全都出来守在门口,关上了门。站在包厢外的高伟和江岚还能听到里面许芳的哭声。

高伟:哥,要不你和你大哥说一声,咱们换个地方好吗?在这里是不是太招摇了,被别人听到不好。

社会人甲:怕什么,这KTV老板看到我老大都得客客气气叫魏哥。再说了我老大现在就来了兴致,你让他换地,那不是找死吗。

魏金洲:两万块。你们拿一万,给她一万。不差钱。等你们缺钱花了再给我介绍。对了,收钱得拍照留念。

——魏金洲等手下拍过照片带着手下走了。许芳还衣衫不整的,也不哭了,只是呆呆地坐在那里。

江岚:不想你的照片被老师被你的家里人看到,就别想着跟他们讲。最好就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,拿了钱,回去想买什么就买什么。

——许芳不说话呆呆坐着,只有眼泪无声地流下来。江岚帮她整理了衣服,许芳茫然地走出去。高伟和江岚忙拿着钱跟出去。

高伟 :还是小心一点好,她这几天情绪应该还不怎么稳定,你尽量不要让她和方秀敏在一起。

秀敏:还说没有,以前你哪天不是等我一起的,这几天我收拾好出来,你都走了。

许芳: 哦,也没有什么,就是这几天有点感冒了,头晕晕的,放学了就想着早点回家。

许芳: 没有 ,她就是叫我和她一起去唱歌了,我知道你不喜欢她,所以就 没有和你讲。

秀敏:没事最好。我还以为我哪里做错你不想理我了呢。我可就你一个好朋友,你不能不理我 啊 。

徐{画外音}:那你也给我打个招呼嘛,叫个孩子来安排,我心里也不踏实 啊。

高志国:几十岁人了,怎么还是改不了这毛病。心急什么,又跑不了,再说了,还是娃娃,要怜香惜玉啊。

雷大富:那你要记得给爸爸留着 。爸爸在上班,等我有空了再给你打电话好吗。

工友:你说你一天天的不是工地做事就是小酒馆喝酒,要不就在工棚睡觉。你这样下去就完了,废了。

秀敏:好,你是公主,你说什么都行。哎,为了你这个公主,就得骗骗我家那位皇上了。我打个电话。•••••喂,爸,芳芳让我去她家吃晚饭,我就不回去吃了。我知道了。拜拜。好了,走吧公主。

——雷大富一个人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。忽然,地上一张应召的小卡片吸引了他的目光。

江岚:是呀,是约好的。你们是好朋友啊,你也不关心人家,也不问问她为什么约了你还约我。

秀敏:你们什么时候拍的照片。芳芳,你干嘛不告诉我 ,我们可以告诉老师,可以报警。

高伟: 你说没有收,我们可以证明你收了 。秀敏,你要是许芳的好朋友,就不应该把这件事到处去宣扬。你要是把这几瓶酒喝了,我就把照片删掉。

——秀敏看了看可怜巴巴的许芳,拿起一瓶,刚喝一口,就呛到,咳嗽几下又开始喝,喝完一瓶酒跑去洗手间吐,出来又继续喝。喝完第二瓶的时候伸手去拉许芳,人却摇摇晃晃的栽倒在许芳怀里。

——高伟和江岚在大厅,接到高志国的电话,马上去电梯口,一部电梯上去了,按了另一部,久久没有下来。

——高志国挂掉电话。看了看床上昏睡的秀敏,关门离开。秀敏被关门声惊醒,匆忙穿好衣服,哭着跑出去,看见电梯口有人在等电梯,就从楼梯逃走。

——雷大富在前台办理手续,秀敏从旁边跑过。雷大富看了一眼并没在意,忽然意识到是秀敏,马上追出去,街上已不见秀敏。

高伟:你别急,我想一下,她胆子挺小的,应该不会报警。也不要给我大伯打电话,得被他骂死。再说就算她报警了又怎样,多大点事。还是明天去学校看看吧。

——秀敏在浴室内,用手大力的搓洗着,背上甚至抓出了血痕。忽然蹲地大哭起来。

——秀敏坐在桌前,捂住嘴,才没有哭出声。眼泪却止不住掉在面前的笔记本上。摊开的笔记本,左边一页是画的一杰,右边写着懂得爱惜自己学会保护自己两行字。一杰的样子和自己和爸爸在一起的情形在眼前走马灯般掠过。

方伟民:喂,老师你好。什么。没有去上课,好的,我打电话问问她。••••••••秀敏,你没有去上课吗?••••••不舒服,去医院了 ?怎么回事,严重吗。••••••••那你早点回家,我帮你请假。

方伟民:这昨晚没有来喝酒,今天一大早就来啊 。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进来啊,怎么今天一大早过来 。

雷大富:你家秀敏我天天都见到怎么会认错。我看见她的时候,她是哭着跑出酒店的,等我追出去,就没有看到她人了。

方伟民:酒店,她去酒店干嘛。你说看到她哭着跑出去,难道是被人欺负了,难怪她今天没有去上课,还说身体不舒服。不行,我得打个电话问清楚。

肖芳:你先别急。有些事在电话里也说不清楚。要不这样吧,我打个电话问问她现在在哪里,看她什么时候回家。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喂,秀敏,怎么样,看医生了吗,嗯,那你看完早点回家 ,哦,想在外面逛逛 ,好的,早点回家。{挂掉电话}好了,她肯接电话,就是不想让你担心。有什么事,晚上回家再慢慢问吧。

举报4楼埋红包点赞楼主:安然19820211时间:2018-07-15 23:57:1158时间 夜 场景 内/外 方家内外——方伟民在家门口抽烟。秀敏卧室内,肖芳坐在秀敏床头,等秀敏睡着了,帮她擦掉脸上的泪水,才关灯出去。在方伟民身旁坐下。

——方伟民和秀敏在一旁等着,看着江岚高伟和许芳陆续从警官的房间里进出。最后,警官叫二人一起进去。

警官:你们报警说他们三个把方秀敏带去KTV灌醉然后带到酒店。经过初步的调查呢,这个高伟和江岚两个昨天晚上没有和方秀敏见过面。这个叫许芳的呢,是和方秀敏在家吃完饭,送走了方秀敏,就再没有见过她了。

许芳母亲:我们家小芳哪里撒谎了,亏小芳当你是好朋友,留你在我家吃饭。谁知道你吃完饭以后去哪里鬼混,是不是被你家长发现不好解释,就冤枉我们小芳。

秀敏:小芳,你告诉警察啊,是你叫我去唱歌的,我们没有在你家吃饭。你不敢说,是不是江岚用照片威胁你。

江岚母亲:你这小女孩,心眼这么坏,嘴巴这么毒呢。自己品行不好,倒会冤枉别人啊。我们岚岚从小就没有做过一件出格的事。

方伟民:你们相信你们的孩子,我也相信我的孩子。现在是我的孩子受到伤害,把这件事交给警察去处理,我相信要调查清楚也是很简单的,只要去酒店调看一下监控。

警官:那你最起码还要带她去医院做个检查,如果真的有被性侵,让医生开具一份检查证明。这样我们才能立案。

江岚母亲:自己交些不三不四的朋友,不知道检点,十几岁就跟人睡觉,到头来冤枉这个冤枉那个。真是有什么样的家长,就有什么样的教育,就有什么样的孩子。

赵老师:这我 要说句公道话,江岚和小伟这两个孩子在学校,那还是品学兼优的。做 不出带同学去酒店给别人侵害的事。

江岚父亲:方同志,首先,你女儿的事,我深表同情。但是关于她在学校里早恋有男朋友这些事我也听说了。会不会是她和男朋友去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,怕你追究,所以捏造了被我女儿带去酒店。当然,这还是比较好的一种假设。退一万步讲,如果她真的是被人侵害了,难道就真的是我女儿间接造成的吗?你要报警立案调查。知不知道就凭你女儿的一面之词,会让我女儿蒙受多大的冤屈。我女儿从小在一个良好的家庭环境长大,在学校成绩也很优秀,她会有一个美好的将来,你们这样会在她心里留下多大的阴影。说句不好听的,同为父亲,将心比心,你不能因为你女儿被人毁了,就要来毁我的女儿。做人不能这么自私的。

方伟民:你是不是认为你们家庭条件好,你们的孩子就是好的,我们家庭条件不好,孩子就是坏人,受了伤害也是活该 。

警官:小伟,代我跟你大伯问声好啊 。告诉他这件小事我会办好,别太费心了。

方伟民:我知道,被她们那样说,你一定很难过。那我们更不能退缩,他们做了错事,为什么要我们退让。他们做了错事,不应该付出代价的吗。

方伟民:哪怕你以后长大了,遇到什么事,不要害怕权贵,要相信法律。如果法律不能为我们伸张正义,那你记得,爸爸永远是你的后盾。我一定会为你争取公理正义。

方伟民:那你就暂时休学,等这件事办完,我们搬家,换一个地方换一所学校,重新开始。

方伟民:就是我女儿,她遇到点不好的事。••••••••她有两个同学把她带到酒店,然后,被人侵犯了。

李律师:如果事实确实是这样。那也只会是侵犯你女儿的人被判刑,三年至十年。至于那两个孩子,如果没有十四岁,是免于刑事责任的。

李律师:这个是按未成年保护法,没有十四岁的,算未成年,是不用负法律责任的。

方伟民:他们毁了我女儿一辈子。一个就只关几年,还有两个根本不用负责。这是什么狗屁保护法,究竟是保护谁。

秀敏:爸,其实我自己一个人睡睡懒觉,看书听歌看电影,一天很简单就过了。你这样天天陪着我只会让我觉得时刻都需要你照顾。

——高志国和徐知远在书房。高志国气定神闲的写完了手上的字,才在徐知远旁边坐下来。

高志国:有什么好急的,多大点事嘛。对于这些市井小民,我只要动动手指头就可以要他们死,不,可以要他们生不如死。

高志国:正雄是你的学生我的徒弟,他 要是连这点小事都不能给我们分忧,那他就可以卷铺盖卷回家了。

徐知远:这次这学生倒是真没有让我们失望。他在查看当时方秀敏逃出酒店时的监控,意外发现了在酒店还有一个叫雷大富的男人居然是认识方秀敏的。然后再调查这个雷大富的时候,发现他那天晚上是跟一个卖淫集团联系好,去酒店嫖娼的。所以按正雄的意思,只要拿嫖娼的事威胁一下雷大富,他应该不敢多嘴。

高志国:我会去找正雄,到时候你自然 就知道了。你去帮我把酒店交代到位。孩子们是一定没有在那里出现过的,现场目击证人不会有,监控视频也是一定没有的。

谢正雄:师父,其实这件事只要让雷大富嘴巴紧一点就可以了,何必还要绕这么大一圈,弄这么多事。

高志国:这就没意思了。你要让他没有还手之力,然后拿刀子有事没事捅他一刀。就像方伟民一开始知道她女儿的事,就等于是挨了一刀。当等他再听说女儿是做收钱卖淫,那等于是又再挨一刀。但是他又死不了,让他生不如死,这样才解恨嘛。而且这人只要活着,就难免会有嘴巴漏风的时候,只有让雷大富把这件事顶下来,这件事才能算是完了。做事啊,要心细还得心狠。

工人乙:我认识他,他在上面。你们找他是什么事,这家伙老老实实的,不会犯什么事吧。

——谢正雄让陆飞在车里等。工人乙带谢正雄和高志国上到楼上,雷大富和几个工人在室内作业,谢正雄让其他人先离开。

谢正雄:我们要是没有掌握确实的证据,会来找你吗。再说了,我们没有叫你去警察局,而是主动来找你,就是想帮你大事化小。

雷大富:我真的没有做什么,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本来是约了个朋友的,后来也没有见面,就回来睡觉了。

谢正雄:你也不用遮遮掩掩的 ,嫖娼嘛,不是什么大事,都是男人,理解的。不过,这嫖宿未成年少女,就不怎么好了。

高志国:我说你做了,你就得认是你做的。你老老实实的认了,最多也就是去拘留十来天。

高志国:人这一辈子,难免有时候会遇上一些莫名其妙的事。就好像你年迈的母亲带着你年幼的女儿走在路上,可能就莫名其妙的被车给撞了。这谁能说的清呢。是不是。

高志国:其实我这算是请你帮我的忙了。你帮我认了这件莫名其妙的事,你家里人就不会遇到莫名其妙的事,不是很好吗。

高志国:方秀敏是别人的女儿,你女儿在你老家。别人的女儿重要,还是自己的女儿重要啊 。

高志国:她不哭也哭了。你想不想以后想起你的女儿就哭。想不想以后每天活在后悔痛苦中。

谢正雄:你放心,我们会给你弄好,最多也就拘个十来天。不过你出来一定要离开这里。明天自己去警察局自首吧。

——方伟民挂掉电话赶紧跑出去找了一份报纸翻找。赫然看到题目学生卖淫,民工嫖宿。看完报纸,方伟民太过愤怒,掏手机给秀敏打电话的手都在抖。

方伟民:喂,秀敏,你在哪里,在家是吧,那你就在家好好呆着吧,没事,我就是担心你。嗯,好的。

谢正雄:不是我们把她写成这样,是我们经过仔细调查,还原了事实的真相而已。严格来讲,卖淫也是犯法的,我们出于人道,考虑到她还年幼不懂事。要不然她都得去少管所。

方伟民:放屁,你们怎么调查的。酒店的监控有没有看过,酒店有没有目击证人。连受害人都没有通知,就定案上了报纸。你们这是在害人。

谢正雄:我们怎么查案不用跟你讲。我倒是可以告诉你,你女儿一直在做这个,就是为了赚钱跟同学消费攀比。爱慕虚荣,这是家庭教育的失败,做家长的要检讨 啊。

谢正雄:报纸上的新闻过两天就没有人记得了,不过你要嫌认识你女儿的人太少,你可以再把事闹大点。心里不痛快我原谅你。下次再招惹我,我就把你铐起来关几天。把他弄出去。

陆飞:你别管我是谁。我告诉你,雷大富是被威胁的。现在所有的证据都没有了,只有雷大富的口供至关重要。

陆飞:他们不会让你见到他的。至于他出去以后你要不要去找他,那是你自己的事。我走了。

谢正雄:有些事我们不做,别人也会做。前年你妈住院,你找我借十万。去年你结婚买房又找我借十万。你也是死工资我也是死工资,你以为我的钱捡来的啊。你找我借钱,我二话不说就借给你了,关键时候,你别给我捅娄子。出了岔子我也保不住你。出去好好想想吧。跟我这几年也不长脑子。

工友甲:这个人这几天天天过来找你,你要是不想见他,我出去让他走。反正你既然要走了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

雷大富:我也是没办法的。警察局的人来找我,他们威胁我。我要是不按他们说的做,我女儿就会有危险,我能怎么办。

方伟民:等你女儿长大了你能告诉她你为了她,毁了另一个女孩的清白吗?你以为你只是昧着良心说了一句谎话,其实你和他们一样,毁了秀敏一辈子。

方伟民:谣言能杀人的你知不知道。我现在都不敢让秀敏出门,就生怕有人对她说一句这小姑娘是卖淫的。我不想一辈子把她给关在家里。她才十几岁,我要她以后的日子是充满阳光充满希望的。所以你不能走,你得跟我去警察局把事情真相说出来。

雷大富:我不会跟你去的。我也劝你一句,你是斗不过他们的,这件事就这样算了,回去好好陪着秀敏。

方伟民:他们是谁?为什么说我斗不过他们。我不想跟谁斗,我只想要一个真相一个公道。我只想我女儿以后可以清清白白做人。秀敏不是你女儿,但是给你端过菜,给你拿过酒,叫你叔叔,你要是以后想起来,不会觉得对不起她,那你就走吧。

雷大富: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们,这一辈子我都会过不去这个坎。也只能对不起你们了。这件事就这样算了吧,对秀敏也好,再闹下去只能是让她再受更大的伤害。

雷大富:你说我毁了秀敏,我不知道我告诉你是不是又在害你。真正毁了秀敏,又威胁我的人,叫高志国。

雷大富:就是那个因为你的案子辞职的大官。不过我看他虽然辞职了,还有很大权,他来找我的时候,警察局的人跟他一起来的。你想想,这样的人,你斗得过吗?你再闹,是不是只会再让秀敏受伤害。

举报5楼埋红包点赞楼主:安然19820211时间:2018-07-16 20:37:1570时间 日 场景 外 小酒馆——方伟民回到小酒馆,在门口点起烟,就坐在门口。肖芳从里面走了出来。肖芳:找到他吗?

方伟民:不重要了。我也打算带秀敏离开这里了。这间小店我送给你,你也好有个安身立命的地方。

方伟民:那还能怎样。秀敏还小,去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,过两年她就会把这件事忘掉。以后的日子她就能开开心心的。如果留下来,再纠缠这件事,不就等于再往她身上捅刀子吗。

肖芳: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。不过如果你决定要走,你留这小餐馆给我干嘛,我又不会炒菜,我只会给你洗碗上菜。话说回来,你想好去哪里没有?

肖芳:我老家平安市其实还有一座老房子空着,而且正好靠近市中,要跑秀敏入学的事也方便。要不就这样你们跟我一起搬回去吧。

一杰:方叔叔阿姨好。本来小芳说好跟我一起来看秀敏的,不知道她这怎么回事。

方伟民:没关系,来,进来。秀敏知道你来看她一定很高兴。秀敏,秀敏,小杰来看你了。

一杰:同学们都说你休学了,我想你一个人在家一定很无聊,所以就叫了小芳一起来看你。结果她到了门外又回去了。

肖芳:我们明天一早去,明天晚上有可能也回不来,你一个人在家,你爸不放心。

许芳:妈,要不就让秀敏进来坐一会吧,我正好有几道题不怎么会做,可以问问她。你不是还要办事吗,你快去忙你的吧。

秀敏: 真的,都怪江岚和高伟,他们拿着你的照片,你也没有办法不听他们的。

许芳:秀敏,其实我还有点羡慕你,你很快就要离开这里,以后就再不会被他们欺负。我都不敢跟我家里人讲,不知道以后他们还会怎么欺负我。

许芳:你跟你爸爸一起走,怎么能带上我呢。我怎么跟我家里人说,他们也不会同意的。

秀敏:我不跟我爸一起走。你不是我最好的朋友吗。我们一起去一个安静的地方。那里再不会有人欺负我们。

秀敏:你还记得我们看过的一本书吗?那上面说善良的人死了会去到心中向往的地方。我们都没有做过坏事,我们死了是不是就可以去到一个不会被人欺负的地方。

秀敏:本来我也以为搬个地方,以后就可以重新来过。可是我前几天在手机上看到那篇新闻了。我今天从走出我家开始,就有很多人对我指指点点。我不知道一年以后两年以后,是不是还会有人看到我就议论我。我死了可能我爸只会难过一年两年,但是如果我还活着,我被人议论一次他就会难过一次。我真的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。你不是我最好的朋友吗?你要我陪你去唱歌我就陪你去了,为什么我要你陪我一起走,你不愿意。我要不是跟你一起去唱歌,也不会出事变成这样,是不是。

许芳:那个时候我也不想骗你的。你知道我怕他们,我更怕死,你不要吓我好吗秀敏。

秀敏:好吧,那你帮我一下总行吧。电视上演的都是把手腕割断就会死。我在家里试了好多次,自己总是下不去手。

方伟民:哟,我这女儿今天和我说情话了。好,你在家好好看书,我办完事就马上回去接上你,搬新家,以后都不会分开。

——秀敏坐在街边长凳上,挂掉电话后脸上挂满了泪水。过了一会又翻到标注妈妈的号码拨打。

一杰妈妈:小杰现在正在比赛,你找他又什么事吗,你叫什么名字,我让他等会给你打回去。

——秀敏擦掉眼泪,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。出租车在学校门口停下。周末的学校很冷清。秀敏趴在车窗看了许久。出租车又开到一处大厦停下,秀敏下车走进大堂,在电梯门口,电梯开合几次,她没有进去,最后选择爬楼梯。

秀敏站在大厦楼顶,看着楼下车来车往,几次走近栏杆,几次又退后。和爸爸芳阿姨在一起的幸福时光闪现过眼前,然后是手机上的新闻,别人的指指点点。终于鼓起勇气翻过栏杆,跳下高楼。

画外音:你好,我是公安局的,今天上午有一个女孩子跳楼,我们在她身上找到这个手机,联系了她父母都联系不上,然后看到她今天跟你联系过而且跟你联系比较多,所以才打给你,希望你能来一趟市人民医院。

画外音:哪怕人不是你女儿。这个手机是她的。所以还是希望你能来医院辨认一下。

护士:好像是抢救过来了,但是还在重症监护室,在八楼。你们可以从这边电梯上去。

医生:虽然是抢救过来了,但是在她的颅内有血块积压,必须马上手术,否则还会有生命危险。

方伟民:那快动手术啊 ,是要我签字吗?我 签,你们快做手术,救救我女儿。

医生:这份是抢救的单据,你先把钱交了。然后再说动手术,动手术的话,因为手术也有很大的风险,你们是需要先交10万的押金,医院才能安排手术的。

方伟民:我要筹这么多钱也是要时间的。你也说了再耽误孩子会有危险。你看能不能医院通融一下,先手术,救人要紧。我们肯定想办法把钱交上。

医生:这个规矩不是我定的,我做不了主。再说以前也发生过很多这样的事。家属让先救人,医院付出大量的人力物力,结果人没有救回来,他们连遗体都不要了,就跑了。医院的损失会很大的。

方伟民:谁说我女儿救不回来。你们是医生,这里是人民医院,人民的医院。你们是要救死扶伤的,而不是只想着人死了,医院会不会有损失。我女儿现在有好的希望,你们不做手术,等我把钱筹来,会不会耽误了最佳的治疗时机。

方伟民:医生,我求求你。你有没有看到前几天的新闻。我女儿就是被那些畜生逼成这样的。你就当帮帮我们。我给你跪下好不好。

肖芳:我都听到了,你不用担心钱。我把老房子卖了就可以筹到钱给秀敏做手术。

肖芳:我们不是一家人了吗?我以后当然是靠你们啊。你别想太多,我这就打电话给老吴,告诉他房子我不收回来了,现金卖给他。

——医生护士急匆匆进了重症监护室,然后带秀敏到了手术室。抢救许久,医生出来。

陆飞:那几个孩子还未成年,按未成年人保护法,定不了他们的罪。另外真正伤害你女儿的罪犯也很难定罪。第一因为雷大富做了认罪供述,第二你女儿去世了,也不好再做受害检测。

方伟民:法律面前分什么大人小孩,不是应该只分好人坏人吗。法律不应该是保护好人不受犯罪伤害的吗?为什么要保护罪犯不受法律制裁。那如果法律不能制裁他们,我就自己来。

方伟民:我连一个称职的父亲都没有做到,你跟我讲什么守法公民。我告诉你,法律会有偏颇疏漏,人心不会。当人心觉得一个人该死的时候,那他就真的该死。

陆飞:我理解你现在的心情。但我是警察,我只能告诉你做什么事都得按法律来。

方伟民:你当初叫我去找雷大富的时候,我还觉得你是一个有良知的警察。可你明明知道真相却和他们同流合污不肯站出来,你还算警察吗?你跟我讲法律,法律对我女儿公平吗?

——方伟民和肖芳抱着秀敏的骨灰盒回家。方伟民走进秀敏的卧室,看到秀敏放在桌上的遗书。

秀敏{画外音}:爸爸,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,我应该已经去了安静的地方。请你原谅我,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就结束了你给予我的生命。爸爸,我爱你,如果你还能看到妈妈,请你告诉她我也爱她,虽然她离开了我们,但是我从来没有恨过她。爸爸,你曾经说过,当你老了,我就是你唯一的依靠,对不起,我没有再活下去的勇气了。芳阿姨很好,希望你们以后能互相依靠,再给我生一个弟弟或者是妹妹,你就可以慢慢把我忘记,就不会再有伤心。爸爸,再见了。爱你的女儿,秀敏。

方伟民:秀敏虽然叫你阿姨,但是我知道,她心里一直很希望你能做她的妈妈。我也知道你对秀敏一直很好。你能帮我把她带走吗?

方伟民:你最好也不要在这里了,回你老家去吧,帮我把秀敏带上。然后,可能还要麻烦你一件事,也许很快,就要你帮我和秀敏埋在一起。她活着的时候我没有好好保护她,死了,我要在她身边陪着她,再不要她受欺负。

肖芳:秀敏一定不希望你这样做。她一定更希望她的爸爸以后能开开心心的生活。不要为了那些坏人陪上自己的性命。

方伟民:那就是要我以后的日子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?让那些坏人逍遥法外,还能再去祸害别人?我做不到。

谢正雄:我告诉你。这个世界上好人很多,坏人也不少,不管你要做好人还是坏人,都改变不了什么。

谢正雄:我可以同意你的辞职报告。我再送你一句,不要以为你可以选择怎么活,每个人活着就注定是身不由己的。

——方伟民开车送肖芳到车站,肖芳下车,回头看了看没有说话的方伟民,走进车站。

——方伟民等在学校门口,直到放学,看着江岚和高伟出来,然后开车慢慢跟在她们后面。看着高伟江岚在街上逛到天黑,然后二人分头上了两辆公交。

——方伟民回到家,先到秀敏的房间坐了一会,然后慢慢弄晚饭,一个人吃完睡觉。

方伟民:我只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,你可以不做好事,因为做好事不一定有好报。但是你一定不能做坏事,做坏事就一定会有恶报。

——方伟民开车跟着江岚和高伟。到了一个街角处,没有行人。两个人在那里说笑。方伟民下车走近。

——被捆住手脚的江岚和高伟朦胧中清醒,先看到的是桌上秀敏的照片。惊恐大叫,被胶布粘住的嘴却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。方伟民撕掉他们嘴上的胶布。

高伟:法律是对大人而设的。我们还未成年,未成年保护法你听说过 没有?就算我承认是我们把她带去酒店,又能怎样?法律都管不了我们。

高伟:是不是害怕了。我大伯要弄死你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。你聪明的就快把我们放了。

方伟民:我是谁不重要了,你想不想救你女儿。我等会挂掉电话就在她身上划一刀。她是生是死,就靠你来救她了。

方伟民:我想要什么?我想要我女儿活过来。你能做到吗?做不到?那我就只想你也感受一下要失去亲人的感觉。

——方伟民走出家,躲在一处巷子。过不多久,警车和救护车就到了,江岚父母和高志国跟着医护人员抬着江岚和高伟离开。警察还在方家进进出出。黑暗中的方伟民离开。

新闻:警方现在已经对方伟民发出通缉,那现在我们就来解析一下方伟民这个人,和发生在他身上的事。他从无罪释放后就和女儿相依为命,相信女儿的跳楼自杀对他的打击是很大的•••••••

——高志国在晨跑,方伟民驾车把他撞倒在血泊中,有几个晨跑的要施救,被方伟民拦住。

方伟民:你们不要动他,我马上打电话报警了,如果动了他,出什么意外,我会要你们一起负责的啊。

方伟民:我很想知道人快要死的时候会想什么。就像我女儿站在楼顶要往下跳的时候,她在想什么。她会不会想其实她不想死的。

——高志国瞳孔放大,停止呼吸。方伟民坐在地上,等着警车到来。谢正雄赶到,方伟民伸出双手让他铐上。救护车赶来,确认高志国死亡。

——方伟民被带上警车。车窗外几个学生骑着自行车经过,一个女孩子回过头,长发飘飘,依稀就像是秀敏。

6楼埋红包点赞楼主:安然19820211时间:2018-07-16 20:37:2070时间 日 场景 外 小酒馆——方伟民回到小酒馆,在门口点起烟,就坐在门口。肖芳从里面走了出来。肖芳:找到他吗?方伟民:找到了,他今天就要回老家了。

方伟民:不重要了。我也打算带秀敏离开这里了。这间小店我送给你,你也好有个安身立命的地方。

方伟民:那还能怎样。秀敏还小,去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,过两年她就会把这件事忘掉。以后的日子她就能开开心心的。如果留下来,再纠缠这件事,不就等于再往她身上捅刀子吗。

肖芳: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。不过如果你决定要走,你留这小餐馆给我干嘛,我又不会炒菜,我只会给你洗碗上菜。话说回来,你想好去哪里没有?

肖芳:我老家平安市其实还有一座老房子空着,而且正好靠近市中,要跑秀敏入学的事也方便。要不就这样你们跟我一起搬回去吧。

一杰:方叔叔阿姨好。本来小芳说好跟我一起来看秀敏的,不知道她这怎么回事。

方伟民:没关系,来,进来。秀敏知道你来看她一定很高兴。秀敏,秀敏,小杰来看你了。

一杰:同学们都说你休学了,我想你一个人在家一定很无聊,所以就叫了小芳一起来看你。结果她到了门外又回去了。

肖芳:我们明天一早去,明天晚上有可能也回不来,你一个人在家,你爸不放心。

许芳:妈,要不就让秀敏进来坐一会吧,我正好有几道题不怎么会做,可以问问她。你不是还要办事吗,你快去忙你的吧。

秀敏: 真的,都怪江岚和高伟,他们拿着你的照片,你也没有办法不听他们的。

许芳:秀敏,其实我还有点羡慕你,你很快就要离开这里,以后就再不会被他们欺负。我都不敢跟我家里人讲,不知道以后他们还会怎么欺负我。

许芳:你跟你爸爸一起走,怎么能带上我呢。我怎么跟我家里人说,他们也不会同意的。

秀敏:我不跟我爸一起走。你不是我最好的朋友吗。我们一起去一个安静的地方。那里再不会有人欺负我们。

秀敏:你还记得我们看过的一本书吗?那上面说善良的人死了会去到心中向往的地方。我们都没有做过坏事,我们死了是不是就可以去到一个不会被人欺负的地方。

秀敏:本来我也以为搬个地方,以后就可以重新来过。可是我前几天在手机上看到那篇新闻了。我今天从走出我家开始,就有很多人对我指指点点。我不知道一年以后两年以后,是不是还会有人看到我就议论我。我死了可能我爸只会难过一年两年,但是如果我还活着,我被人议论一次他就会难过一次。我真的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。你不是我最好的朋友吗?你要我陪你去唱歌我就陪你去了,为什么我要你陪我一起走,你不愿意。我要不是跟你一起去唱歌,也不会出事变成这样,是不是。

许芳:那个时候我也不想骗你的。你知道我怕他们,我更怕死,你不要吓我好吗秀敏。

秀敏:好吧,那你帮我一下总行吧。电视上演的都是把手腕割断就会死。我在家里试了好多次,自己总是下不去手。

方伟民:哟,我这女儿今天和我说情话了。好,你在家好好看书,我办完事就马上回去接上你,搬新家,以后都不会分开。

——秀敏坐在街边长凳上,挂掉电话后脸上挂满了泪水。过了一会又翻到标注妈妈的号码拨打。

一杰妈妈:小杰现在正在比赛,你找他又什么事吗,你叫什么名字,我让他等会给你打回去。

——秀敏擦掉眼泪,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。出租车在学校门口停下。周末的学校很冷清。秀敏趴在车窗看了许久。出租车又开到一处大厦停下,秀敏下车走进大堂,在电梯门口,电梯开合几次,她没有进去,最后选择爬楼梯。

秀敏站在大厦楼顶,看着楼下车来车往,几次走近栏杆,几次又退后。和爸爸芳阿姨在一起的幸福时光闪现过眼前,然后是手机上的新闻,别人的指指点点。终于鼓起勇气翻过栏杆,跳下高楼。

画外音:你好,我是公安局的,今天上午有一个女孩子跳楼,我们在她身上找到这个手机,联系了她父母都联系不上,然后看到她今天跟你联系过而且跟你联系比较多,所以才打给你,希望你能来一趟市人民医院。

画外音:哪怕人不是你女儿。这个手机是她的。所以还是希望你能来医院辨认一下。

护士:好像是抢救过来了,但是还在重症监护室,在八楼。你们可以从这边电梯上去。

医生:虽然是抢救过来了,但是在她的颅内有血块积压,必须马上手术,否则还会有生命危险。

方伟民:那快动手术啊 ,是要我签字吗?我 签,你们快做手术,救救我女儿。

医生:这份是抢救的单据,你先把钱交了。然后再说动手术,动手术的话,因为手术也有很大的风险,你们是需要先交10万的押金,医院才能安排手术的。

方伟民:我要筹这么多钱也是要时间的。你也说了再耽误孩子会有危险。你看能不能医院通融一下,先手术,救人要紧。我们肯定想办法把钱交上。

医生:这个规矩不是我定的,我做不了主。再说以前也发生过很多这样的事。家属让先救人,医院付出大量的人力物力,结果人没有救回来,他们连遗体都不要了,就跑了。医院的损失会很大的。

方伟民:谁说我女儿救不回来。你们是医生,这里是人民医院,人民的医院。你们是要救死扶伤的,而不是只想着人死了,医院会不会有损失。我女儿现在有好的希望,你们不做手术,等我把钱筹来,会不会耽误了最佳的治疗时机。

方伟民:医生,我求求你。你有没有看到前几天的新闻。我女儿就是被那些畜生逼成这样的。你就当帮帮我们。我给你跪下好不好。

肖芳:我都听到了,你不用担心钱。我把老房子卖了就可以筹到钱给秀敏做手术。

肖芳:我们不是一家人了吗?我以后当然是靠你们啊。你别想太多,我这就打电话给老吴,告诉他房子我不收回来了,现金卖给他。

——医生护士急匆匆进了重症监护室,然后带秀敏到了手术室。抢救许久,医生出来。

陆飞:那几个孩子还未成年,按未成年人保护法,定不了他们的罪。另外真正伤害你女儿的罪犯也很难定罪。第一因为雷大富做了认罪供述,第二你女儿去世了,也不好再做受害检测。

方伟民:法律面前分什么大人小孩,不是应该只分好人坏人吗。法律不应该是保护好人不受犯罪伤害的吗?为什么要保护罪犯不受法律制裁。那如果法律不能制裁他们,我就自己来。

方伟民:我连一个称职的父亲都没有做到,你跟我讲什么守法公民。我告诉你,法律会有偏颇疏漏,人心不会。当人心觉得一个人该死的时候,那他就真的该死。

陆飞:我理解你现在的心情。但我是警察,我只能告诉你做什么事都得按法律来。

方伟民:你当初叫我去找雷大富的时候,我还觉得你是一个有良知的警察。可你明明知道真相却和他们同流合污不肯站出来,你还算警察吗?你跟我讲法律,法律对我女儿公平吗?

——方伟民和肖芳抱着秀敏的骨灰盒回家。方伟民走进秀敏的卧室,看到秀敏放在桌上的遗书。

秀敏{画外音}:爸爸,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,我应该已经去了安静的地方。请你原谅我,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就结束了你给予我的生命。爸爸,我爱你,如果你还能看到妈妈,请你告诉她我也爱她,虽然她离开了我们,但是我从来没有恨过她。爸爸,你曾经说过,当你老了,我就是你唯一的依靠,对不起,我没有再活下去的勇气了。芳阿姨很好,希望你们以后能互相依靠,再给我生一个弟弟或者是妹妹,你就可以慢慢把我忘记,就不会再有伤心。爸爸,再见了。爱你的女儿,秀敏。

方伟民:秀敏虽然叫你阿姨,但是我知道,她心里一直很希望你能做她的妈妈。我也知道你对秀敏一直很好。你能帮我把她带走吗?

方伟民:你最好也不要在这里了,回你老家去吧,帮我把秀敏带上。然后,可能还要麻烦你一件事,也许很快,就要你帮我和秀敏埋在一起。她活着的时候我没有好好保护她,死了,我要在她身边陪着她,再不要她受欺负。

肖芳:秀敏一定不希望你这样做。她一定更希望她的爸爸以后能开开心心的生活。不要为了那些坏人陪上自己的性命。

方伟民:那就是要我以后的日子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?让那些坏人逍遥法外,还能再去祸害别人?我做不到。

谢正雄:我告诉你。这个世界上好人很多,坏人也不少,不管你要做好人还是坏人,都改变不了什么。

谢正雄:我可以同意你的辞职报告。我再送你一句,不要以为你可以选择怎么活,每个人活着就注定是身不由己的。

——方伟民开车送肖芳到车站,肖芳下车,回头看了看没有说话的方伟民,走进车站。

——方伟民等在学校门口,直到放学,看着江岚和高伟出来,然后开车慢慢跟在她们后面。看着高伟江岚在街上逛到天黑,然后二人分头上了两辆公交。

——方伟民回到家,先到秀敏的房间坐了一会,然后慢慢弄晚饭,一个人吃完睡觉。

方伟民:我只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,你可以不做好事,因为做好事不一定有好报。但是你一定不能做坏事,做坏事就一定会有恶报。

——方伟民开车跟着江岚和高伟。到了一个街角处,没有行人。两个人在那里说笑。方伟民下车走近。

——被捆住手脚的江岚和高伟朦胧中清醒,先看到的是桌上秀敏的照片。惊恐大叫,被胶布粘住的嘴却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。方伟民撕掉他们嘴上的胶布。

高伟:法律是对大人而设的。我们还未成年,未成年保护法你听说过 没有?就算我承认是我们把她带去酒店,又能怎样?法律都管不了我们。

高伟:是不是害怕了。我大伯要弄死你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。你聪明的就快把我们放了。

方伟民:我是谁不重要了,你想不想救你女儿。我等会挂掉电话就在她身上划一刀。她是生是死,就靠你来救她了。

方伟民:我想要什么?我想要我女儿活过来。你能做到吗?做不到?那我就只想你也感受一下要失去亲人的感觉。

——方伟民走出家,躲在一处巷子。过不多久,警车和救护车就到了,江岚父母和高志国跟着医护人员抬着江岚和高伟离开。警察还在方家进进出出。黑暗中的方伟民离开。

新闻:警方现在已经对方伟民发出通缉,那现在我们就来解析一下方伟民这个人,和发生在他身上的事。他从无罪释放后就和女儿相依为命,相信女儿的跳楼自杀对他的打击是很大的•••••••

——高志国在晨跑,方伟民驾车把他撞倒在血泊中,有几个晨跑的要施救,被方伟民拦住。

方伟民:你们不要动他,我马上打电话报警了,如果动了他,出什么意外,我会要你们一起负责的啊。

方伟民:我很想知道人快要死的时候会想什么。就像我女儿站在楼顶要往下跳的时候,她在想什么。她会不会想其实她不想死的。

——高志国瞳孔放大,停止呼吸。方伟民坐在地上,等着警车到来。谢正雄赶到,方伟民伸出双手让他铐上。救护车赶来,确认高志国死亡。

——方伟民被带上警车。车窗外几个学生骑着自行车经过,一个女孩子回过头,长发飘飘,依稀就像是秀敏。



相关阅读:平博电竞盘口

上一篇:《老无所依》((美)麦卡德著)【简介_书评_阅读      下一篇:老无所依HD高清


Copyright @ 2019 版权所有
平博电竞盘口 | 网站地图

"